飞升天堂_

堆乱七八糟原创的地方
这里是熵增世界之外。

Ascension to Heaven

161114

【这段话别发到微博和贴吧→】灵感来源是自己低落的时期【……】基本每个地方都有对应的真实的事情【……】一个小摸鱼,娱乐看看就行,后面仓促结尾,因为写到后面的时候我已经不低落了【ntm】【←这段话别发到微博和贴吧,可以发到lof和gacha】

一个自娱自乐的摸鱼,略烂尾

我是不是最近写的东西都有烂尾【蹲】【←微博和贴吧】

我真的很喜欢Ascension to Heaven这首歌【无脑循环中】

 

【你知道吗,Hyp,我一直想试着伴着时间的低语入眠呢。你听到四周的声音了吗?那就是时间的低语。是啊,我听到了,时间的低语。

Ascesionto Heaven。我喃喃自语着,伴着时间的低语,入眠了。

Ascesionto Heaven。】

 

我被束缚着。我被千千万万的条框束缚着。无形的束缚,有形的束缚,缠绕在腕间,捆绑在膝上。我被束缚着,这是从很久以前就有的束缚,而这些束缚也是我自己一厢情愿选择的。现在我正在后悔自己选择这些束缚,但我却无法做出什么改变,因为我已经被束缚了。我低下头,冷笑了几声嘲笑着自己,我也只能做这点事情了。冷笑之后又恢复正常,像往常一样,盯着漆黑空洞的四周打发时间,谁能帮帮我这个没脑子的人啊——我徒劳地喊着,毫无精神的语气。喊了也不会有人来的,这里只有我一个人。我又低下头,开始第无数次的胡思乱想。我当初为——什么要选择束缚自己?我没脑子是一点,还有呢?那原因就比较复杂了。这个束缚是因为这个人,那个束缚是因为那叫事。我是个任性的人,我任性地选择了束缚自己,而现在又任性地想解开束缚。为我完成那个任性愿望的人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听到我这个任性愿望,然后再次帮我实现,这个想法也是任性的,但没办法,我不是说了吗,我是个没脑子的人。想到这儿的时候四周出现了难得的震动,似乎有人准备进入这个黑暗的空间。似曾相识,难道我自己预言中了,那人真来了?下一秒,我面前的一片黑色碎裂,某个人粗暴地踢碎了这片黑色。一片黑色裂成了几块,消散在黑色之后的白光之下。刺眼的白色光芒照射进来,无情地驱赶着黑色,习惯了的黑色的瞳孔突然缩小。某个人背光站在碎口,她的斗篷不自然地飘着。

好久不见,Hyp,我打了个招呼。嗯,我又来实现你的任性愿望了,Dism。她走进来,整理了一下束在耳旁的头发。Dism,这是我的名字吗,是吧。我想,然后说,Hyp,我觉得我一定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!我刚刚在想希望有个人能帮我解除束缚,然后你就来了!呵,别这么自以为是,是我听到了你的想法。Hyp在我面前停下,她的胸前很平静地挂着一个纯黑色十字架。我就是这样的啊,Hyp你又不是不了解我。Hyp二话不说帮我揭开了束缚,一瞬间所有的束缚都消失了,我的身体恢复了自由,手脚又能动了,这是自由呀。你最终还是选择了解脱,早知如此何必当初。Hyp说。解脱了之后的我一下躺在地上,回答道,哎呀我可是没有脑子的人呀,做出什么奇怪的决定也不为怪吧。Hyp懒得再和我讨论这个话题,改口道,那么,现在你也解脱了,你之后有什么打算?打算?我可没想过这种东西。我舒服地躺在地上。她挑了挑眉,没想好你就决定解脱舒服,不会后悔吗?不会啊,怎么会后悔,况且现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吧。我说。之后该怎么打算,唔,嗯……先睡一觉!我说出了之后的打算。睡一觉,Hyp重复了一下,一脸鄙夷地看着我。是啊睡一觉!毕竟被束缚了这么久,也累了,睡个觉补补体力!为了向她更坚定地表示我的决心,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。

Hyp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,托着裙子在我身边坐下,说,你真的不好好想想吗。我背对着她,闭上眼睛,听着她说。Hyp又说,Dsim,你要不要先离开这里,到我那儿去——我们是同一个人,没问题的。我睁开了眼,但依然沉默,离开这儿吗。她没有往下说,是在等着我的答复吗。我难道要一直待在这儿吗,我想。但我,又能去哪里?去Hyp那儿是个选择,但,但是。但是。但是什么呢?我的思绪很乱,不过我的思绪一向很乱。或者,回到你那个世界,Dism?回到我那个世界?我之所以被束缚在这儿,还不是因为我那个世界的人。我说,仍然背对着Hyp。她沉默了,不知道说什么了,对吗?两人之间的沉默保持了好一会儿,此时我觉得,我们所处的这仅有一束白光照进来的漆黑空间,异常应景。

Hyp,我想,Ascension to Heaven。我起身,和Hyp一样抱着膝盖坐着。Ascension to Heaven。Hyp重复了一遍。你想说什么,Dism,她平静地问,吊在胸前的黑色十字架和她一样平静。Ascension to Heaven,字面意思。我说。我的直觉告诉我,我要,Ascension to Heaven,这样。Hyp垂着眼帘,你确定要这样吗,Dism?我的直觉!是不会有错的!毕竟没有脑子的话,也只能靠这个了呀。我咧嘴笑笑。她看着我,浅浅地苦笑着。Haven,我也想寻找我自己的Heaven,Ascesion to Heaven,我也想啊,但……说到这里她停住了。没事的Hyp,你不必像我这样任性,你不必勉强自己,只有我一个人的话,也是没问题的——我们是同一个人。我拍着她的肩,说。

我们是,Hypothyroidsm啊。

我说,那一瞬间我觉得面前那个碎口里发出的光特别刺眼,从那儿出去就可以到达我心中的Heaven了吗?

……Dism。Hyp再次开口。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,那么,你现在就要开始了吗?现在?不,现在的话,当然是睡觉了!不好好休息又有什么力气去做别的事情呢?到头来你还是要在这儿睡觉吗,Hyp看着我重新躺下,好吧,我也没办法,你睡吧,我会等你的。谢谢你,Hyp。我闭上眼,说。不必道谢,我们是同一个人,我们是……Hyphothyroidsm啊。

你知道吗,Hyp,我一直想试着伴着时间的低语入眠呢。你听到四周的声音了吗?那就是时间的低语。是啊,我听到了,时间的低语。

Ascesionto Heaven。我喃喃自语着,伴着时间的低语,入眠了。

Ascesionto Heaven。

 

End.

评论

© 飞升天堂_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