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升天堂_

堆乱七八糟原创的地方
这里是熵增世界之外。

Reincarnate

161222

 

写文时bgm的演变:Reincarnate→fairythm(专辑)→Nein→Selentia/0f/Kronos(因为在意Nein里某些熟悉的旋律所以一直在反复听这三首,等等当时我是在写文啊)→reRrologue(同左)→Nein(听着Nein写完的)

推荐bgm还是Reincarnate

预计下一篇填死人国,啥,你说森林?


【180708注:现在看来可以和第一文明的主线接上,但是是否是和文中一样重建世界待定,所以先丢这里了】

 

【然后她看到了废墟。碎裂的水泥块构成废墟的基底,各类元素则成为了基底上的装饰物。一侧身便可以看到一些已损坏的精密电子仪器,而仪器旁边倒着一个时间之神迪安姆的雕像,断了一条胳膊。废墟上的一切都是彼此格格不入的,一锅乱炖。】

 

“一切已成为废墟。”

某个人在她的耳边这么说道,惊醒了她。意识恢复后的女子首先感受到的是一阵疼痛,全身上下都在疼,就连左眼处的刻痕也火辣辣的。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“一切已成为废墟。”那个人的话语又出现在她的耳畔。废墟,循环体在心里重复了这个字词,睁开眼。然后她看到了废墟。碎裂的水泥块构成废墟的基底,各类元素则成为了基底上的装饰物。一侧身便可以看到一些已损坏的精密电子仪器,而仪器旁边倒着一个时间之神迪安姆的雕像,断了一条胳膊。废墟上的一切都是彼此格格不入的,一锅乱炖。发生了什么……循环体疑惑,这不像是她会提出的问题,她自己就是那个问题唯一的回答者。她开始回想,调出自己所有的记录,可是没有找到答案,记录里的全部事情都无法解释现在的状况。是,世界的循环吗,诺尔曼世界的循环……循环是不会出现这样的废墟,那,世界是……“毁灭了。”耳边的声音接着她的话。你是谁,循环体质问着声音,声音说:“你猜呀。比起我的事,你应该先看看这儿。”在之后无论循环体怎么问都没有回应了。我是不是应该先看看这里,就如那个声音所言。循环体忍着全身的不适站了起来,映入眼帘的东西依旧是废墟。“这不是梦呀。”那个人悄悄地冒出来说了一句,又进入了沉默。

循环体右手抓着左手手臂,开始挪着步子行走。本来不可能感到疼痛的左手如今却刺痛无比,左眼也是一样。她顾不上这些,自己身体的异样之后再说,现在的注意力应该放在四周上。她无目标地略带艰难地走着。她并不是诺尔曼世界的中心,她只是个记录者而已,但她看着四周的场景,再看看自己的身躯,她自己都开始质疑,我是否真的只是个纪录者而已。她在废墟的某处停下,蹲下身。齿轮形状的糖果;由蒸汽驱动的机器人,名字似乎是“马斯”;画着红黄蓝三种颜色的指数函数的图纸;左甲状腺素钠片的盒子,空空的,里面的药不知掉到哪个角落去了;黑桃发夹;包着疑似毒品的白色粉末的纸包。什么都有,所有世界的。“……”循环体望着地上的东西,然后,她看到了,一张羊皮纸,平整地摊开着,旁边还好好地摆着一瓶打开盖子、插了羽毛笔的墨水瓶,在废墟中有点突兀。她拿起羊皮纸,犹如心血来潮,念着羊皮纸上的署名,“布莱丝。啊……什么。为,为什么……”惊恐。为什么会有嘉德布莱丝。为什么,难道——循环体像是发了疯似的,将羊皮纸抱在怀里,挣扎着,在废墟里找着什么东西。她找到的下一个物品是,绿色的手带,散发着世界的气息。“世子……”她愣了愣,把手带也抱在怀里,继续寻找着,她好像更疯了。烧干了油的煤油提灯,提灯的把手已经锈迹斑斑;装饰着齿轮的小礼帽,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用的。与羊皮纸和手带一起,抱在怀里,低着头,喃喃自语着什么。是在责备自己吗,悔恨地。如果说,此时的她尚存一丝理智,那么,下一秒,她再度抬起头,注意到膝前的某个物品,她已经丧失了全部的理智。就像一个彻底疯了的人。

一把银白色的手枪,比小臂短一点,似乎被人工改造过,保养得很好,没有什么划痕。银白色的枪身放射着柔和的光。“啊,啊啊……”她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说,但全部的语句到了嘴边只变成了颤抖着的单音。她放开怀里所有的东西,那四件东西摔在废墟上,发出了不寻常的撞击声。然后她的手,颤抖无力的手,捧起枪,凝视了几秒,再猛地抱在怀里,比刚才的四件物品抱得更加紧。她在哭,右眼眼角滚落下大滴大滴的泪珠,滴到了水泥地上,左眼处覆盖的铁皮下仿佛也要渗出液体。哭腔伴着含糊不清的呢喃,回响在废墟空旷的上空,乌云密布的天空没有一丝风吹过。“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她们,还有,呜啊,还有他,锘,为什么……这都是为什么——”

哭了很久,不过在这个废墟上,时间也是失去了存在的意义。循环体渐渐停止了哭泣,右手拿起枪,将枪对准右侧的太阳穴。她白色的发丝上又显现了数据苍白的纹路。这一系列的动作似乎早就想好,毫无犹豫。但她迟迟没有扣下扳机,迟迟没有。“你到底是,想怎样。”那声音突然冒出来,不耐烦地说,“想一起死去,还是想牺牲所有的记录者,重建这个世界。”声音停了一下,“你不会忘了你还可以重建世界这件事吧?”

枪掉到了地上。重建,循环体重复着,“告诉我怎么做!!!”她撕心裂肺地喊着。“……我说你啊,”声音无奈,“这也能忘。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伟大。”“听好了,想重建很简单,把你刚刚丢掉的,对,另外四位记录者的代表物捡起来,抱着,之后你自然就知道怎么做了。对了,看你连方法都忘了,那代价也不用说了,肯定一起忘了。代价就是你和其他记录者的记忆。嗯,不是生命,你还会重生的,不过一切都是从头开始。所有的世界,循环次数清零,循环轨迹重新编写,元素世界重新开始发展。就这样。补充一句,你和锘会不会重逢也是未知数,而且就算重逢了,也要从头开始,搞不好这次你们俩谈几个月就分手了呢。现在在这儿选择清空一切,也不是件坏事。至少在消除一切的虚无中,抱有对爱人的美好回忆消逝,对你来说也是个可以接受的结局。啊,不好意思说太多了,所以你要怎么选?”

记录者似乎是在选择,闭口不言,少许泪滴顺着颊上的泪痕滴落在身旁的枪上。然后她僵着手,机械地捡起羊皮纸、手带、提灯和小礼帽,抱在怀里,与刚才悲痛时的动作不一样,致辞似乎是不情愿,又无奈,大概吧?她按那个人说的做了,未待她问接下来该怎么做,从她心底,心底,心的深处,某个被她早已遗忘的某个角落,平静地传来了那个声音,声音说:“Reincarnate。”用着循环体的声音。那本来就是循环体的声音,而本人却没有认出来。

Reincarnate,怀里的物品开始发烫,循环体左眼的刻痕也一起开始发烫。数据流动的声音如潮水般灌入耳中,废墟开始化为数据,然后,数据再化为粒子,粒子流动着,以循环体为中心,包围着她。白色、黑色、白色、黑色,犹如某一次的梦。她闭上眼,感受着“Reincarnate。”她听到了,粒子重建世界的声音,同时也听到了,自己,和怀里,其他记录着的代表物消失的声音。意识模糊了……一切都会从头开始。我这么做是对的吗?她问自己。

一切消失之前的瞬间,那声音又从她的心底传来。“虽然你可能猜到了,但我还是说一下吧,我就是你,那个在没有遇见锘之间的你。不过,话说回来,那是多久以前的你呢?”

 

 

End.

评论

© 飞升天堂_ | Powered by LOFTER